Archive for June, 2012

June 20, 2012 Off

迷失Patagonia

By in News

最难的永远是迈出第一步。 去智利和阿根廷旅行,阻止你的不仅仅是最遥远的距离,最陌生的语言,巨额的开销以及复杂冗长的路书。。。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你可能还身在北京,就已经被不靠谱的阿根廷大使馆气得火冒三丈,无理可说,也无处可说,最后只好放弃这次旅行了。你可能想象不到,在今天,我们的国家如此繁荣昌盛的今天,办理一个阿根廷的15日旅游签证,从第一天申请开始需要整整3个月的时间!这可能比一个美国人去北朝鲜还要困难和复杂,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拒签。 克服这个超大路障之后,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属于这次旅行的“伟大的理想”,那就是:租上两辆车自驾游,穿越整个智利与阿根廷,用四个轮子体验1949年,29岁的阿尔贝托·格兰纳多和23岁的恩内斯托·格瓦拉用两个轮子的大力神走完的神奇南美路线。行程的复杂程度我都没敢仔细想,但多年制片工作的经验告诉我,多少困难都是可以通过耐心和积极的态度,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money解决的。而也许正是征服这些艰难的一步又一步,才是让所有踏上征程的英雄们露出灿烂笑容的真实原因。 我们组成了掌握三种不同语言的旅行团(中英法语。。。就是没有会西班牙语的…),经过记不清多少次的飞机起落,途经巴黎,圣地亚哥,彭塔内斯,40多小时的飞行,外加4小时车程后,我们终于半死不活的到达了一个真的没有一个中国人的智利南端小镇——Puoto Natales。这里是一个落脚点,我们真正的第一站是距离那里60km外著名的Torres del Paine Notional Park,一条世界排名前十的徒步路线。我不是专业驴友,汽车一直是我最爱的代步工具,所以这次出行户外装备我完全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而且我一直觉得户外装备上身后总有点显得煞有介事,有一种IT工程师的感觉。可当我真正踏上这条眼看像天堂,脚踩却像地狱的徒步路线时,我才发现自己这身自认为性价比超高的uniqlo是多么的幼稚与不堪一击!在第一天受到异乡超级大风的摧残凌辱后。。。回到镇子上,我果断的购买了几千元的专业装备,第二日的徒步因为这些装备而变得轻松了非常多。看来确实术业有专攻…一分价钱一分货。 Torres del Paine Notional Park不但有美丽的花花草草,还有我们一行人从来没见过的,冰川。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冰山一角,发源于巴塔哥尼亚冰原的莫雷诺冰川,想要看到它的全貌,还要去350km外,另一头的阿根廷看起。 行驶在著名的ruta40公路,两侧那南美洲独有的苍凉景色刷新着我对这个地球的认知。加拉法特(EL Clafate),我们穿越智阿边境到达的第一个城市,它因为冰川的存在而存在。我们的向导大哥在Casino一夜间输光了自己所有的美金后灰头土脸的把我们送上了前往大冰川的游轮。由于前几日徒步的太累,当我得知船还要行驶一个半小时才能见到冰川,我瞬时间就昏睡在了座位上。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我脑门顶着的玻璃窗似乎已经马上就要贴在冰川上了,惊醒!好蓝!好大!好壮观!船上所有的乘客都沸腾了,各种长枪短炮,甚至还有一面韩国国旗都跟随人群冲到了甲板上。船体瞬间倾斜,取景器很难把旁边的人切出画面,人们大概同时用着八种语言喊着“茄子”!我偷偷摸摸的掏出哈苏,溜到船尾,拍下了几张已经“过时”的景色。 上岸后,我们到了冰川的另外一个入口,就是阿根廷冰川国家公园,这里不但能看到冰川,还提供冰川徒步的旅游项目。价格虽然偏高,但这可是离北京2万多公里外的世界第三大冰川!别犹豫了,走吧!这注定是此次旅行将要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项目。导游相当专业,替我们每个人都穿上了“钉子鞋”,并简短的示范了冰川行走的基本动作要领。我可能算小脑发达的,走起来还算轻快,但有几个一起行走的德国姑娘真是步履艰难,基本都是被帅哥向导抱过每个艰难路段的,这可能也是高价格的福利之一吧。可能是太自信了,我越走越快,甚至开始走一些捷径试着绕过前面几个一直因为路滑而一直“叫春”的韩国姑娘。然而突然间,我的一只脚感受到了冰河世纪里那只松鼠的感觉,冰块突然崩裂,我的左脚迅速下沉,瞬间已经沉到了到膝盖,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耳边出现了各种惊呼“OH MY GOD!”和各种觉得我要死了的表情…只能自救了!我右腿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生生把被万年冰水吞没殆尽的左腿拔了出来(此处省略一万个脏字),拔出那条真正意义上见证过千年冰川的腿后,我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把袜子拧干,可这时天又下起了大雪。大自然,你对我真的不用这么特别!向导过来查看了我的状况,并和我们说,如果是整个身子落入这个冰窟窿,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这些冰窟窿其实就像是冰川的血管,一些隐藏在冰川内的冰河,水是流动的,掉进去就会被它带走,永远不可能再出来。 距离终点还有一半的路程,也就是说我掉下去的地方正好是路程的一半,所以无路可退,只能拖着冻僵的左腿继续前行。我给这个差点要了我命的冰川拍了很多照片。为了压惊,晚饭我们选择了加拉法特当地最著名的一家炭烤牛肉餐厅,并开了两瓶酒单上最贵的阿根廷红酒。阿根廷盛产牛肉,人和牛的比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惊人的1:7!红酒没有智利的名气大,但就我们开的这两瓶,也绝对算是上品。为了无可比拟的大自然,干杯! 我们一路向北,气候总算平和了一点,而且人也开始渐渐多起来。我们到了拥有“小瑞士”之称的巴里洛切。这里不光有南美最大的滑雪场,而且也是欧洲后裔最集中的城市,例如我们下榻的酒店就是荷兰人开的,并保留了浓厚的欧洲建筑风格。而且这座城市甚至有一家中餐馆,这说明了我们已经回到了真正的文明社会!虽然我非常爱吃牛羊肉,但已经连着吃了两个多星期,消化系统已可以用“坚若磐石”来形容。可这中餐厨子也实在是不给力,他是有多恨阿根廷人民呢?要用如此残忍的配方来摧残他们的味蕾,还得让他们自己买单。第二天我们本来是想去南美最大的滑雪场滑上一滑的,可运气太差,雪场还要三天后才正式开放。眼看我们签证日期已经接近尾声,无奈,旅行总是要留下些许遗憾才更耐人寻味,只能抓紧时间赶路前往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 如果让你瞬间说出一个最能代表阿根廷的名词是什么?可能很多中国人的回答都是一样的:足球!即: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 梅西!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区把马拉多纳当做了神,把足球当做了穷小子们走向世界的唯一出路。博卡青年队的主场那鲜明的黄蓝色,充分的表达了他们对足球的热情,以及队与队之间的爱恨分明的理念,足球场就是战场!布城的老城区看着好眼熟,非常有欧洲味道,打听后得知,它也有个外号,“小巴黎”,难怪了。 在结束此次旅行之前,我们已经精疲力竭。驾车行驶数千公里,来回穿越智阿边境四次,做梦都想回到北京,不光是休息,也想和身边的人们分享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和种种启发,几千字很难描写我们长达28天的南美之行带给我的种种感触。在我写下以上这些文字时,这次南美之旅已经结束将近半年了,但那些苍凉的草原,冰冷的雪山,艰辛的道路,仍然让我对伟大的南美洲充满渴望与敬畏。